【瓶邪】君莫忘

【瓶邪】君莫忘

我叫莫思。姓君。
但其實這是師傅給我取的名兒。在我之前還有莫念、莫想兩位師兄、莫憶三師姐,以及大家最疼愛的小師弟,莫望。
我們五個通通都是給師傅從山下撿回來養的。

念、想是師傅在戰火是虐後的村莊裏帶回來的,師傅說兩位師兄被他們的父母保護在身下,大概是嚇傻了,沒哭沒鬧的兩個孩子非常幸運也不幸的躲過一劫。師父說不幸,是因為親眼見到重要的人為了保護自己而死去;幸運的是,活著總是好的,就算再怎麼悲傷難過活的好好的總該開心。
不過我問師父,都悲傷難過了還要怎麼開心,下場是頭上被打的一個包。

莫憶師姐聽師兄說是托孤托來的。當時帶著他們歷練的師傅救了個商團給山賊打搶,逃出升天的孕婦,可惜那婦人難產死了。我曾想過,該不會就是因為師傅是第一次給人接生,所以那婦人才會死的吧?但問過兩位師兄後,這次頭上出現兩個包。我何其無辜!師傅說求知是好的,我不恥下問怎麼下場如此哀傷?!
不過也可能因為師姐是給師父接生出來的,所以特別親近師傅。我和師兄曾懷疑未來是否要改叫師母?對此說法師兄臉都青了。後來永遠正確小望給了答案,原來師姐把師傅當媽了!不管這離奇的答案是怎麼出現的,至少師兄鬆了口氣,但我嚴重懷疑師姐其實是小鴨吧?不然怎麼會跟小鴨崽一樣把第一眼見到的人當娘?!

至於我,師傅說我是在戰地撿到的棄嬰。可能吧因為是在血海上出生,所以戾氣特別重,師傅說只要有我在的地方,那裡一定特別乾淨,不知道多叫他眼紅。

然後是最小的小望。說來也怪,小望是在咱們山腳下撿著的,小小一個孩子也不知道怎麼流浪到山下,一開始我還懷疑師傅怎麼帶回個黑糰子?結果洗乾淨後居然是個白白嫩嫩的糯米團!這真讓人懷疑當時小望在流浪時怎麼都沒出事...呸呸呸、童言無忌童言無忌!
小望剛給師姐洗乾淨,帶去給師傅看時可差點沒把師姐嚇死,也快把後來聽說的師兄和我嚇死。
師傅居然哭了!
我長到這麼大第一次知道師傅會哭啊!聽說師傅把小望拉過去後直說什麼好像好像。可不是我要說,咱們家小望那模樣可是倍兒俊的!下個山都能迷倒一堆人,所以師姐最愛帶他下山採買了,只要一看到小望,各個大爺大媽都會笑呵呵的直誇他模樣好,小望又乖,多識時務啊!平常都沒表情的臉上這時笑的多燦爛,害第一次看到小望這種表情的我都懷疑小望不是會變臉,就是中邪。所以啊這一笑下來,送的東西可多啦。雖然咱們不缺銀子,但能免費拿到東西還事令人愉快的。

啊說這麼多,多沒說說我們師傅。
師傅叫莫問,聽說俗姓是君,所以給我們都取了相似的名兒。可這叫我疑惑了。我雖不如師兄姊們遊歷的多,但也知道會叫「君莫問」這名的,不是假名就是角兒。更何況,就某次我偷偷摸摸溜進師傅房裡把我被沒收的黑刀順出來練時,明明就看到一塊小小的白玉,上面刻著個「吳」字,看那玉板的樣子,說沒把個年頭我都不信。雖說這也不能證明什麼,但我的直覺告訴我,這定是師傅真正的俗姓,而且這玉板還是某個師傅很重要的人送的,因為這玉,不只年頭長,上面更留下了人時常把玩的痕跡。

而我的直覺,大多都是準的。

那是師傅仙遊去的某一天,一見到那人,我都懷疑該不是小望他的親人來找人了吧?可這明顯不可能,不說山裡結界禁制多,就是撿到小望,都過了百來年了。那人一身黑,靜靜的出現再籬笆外,身後背著個長布條捆著的物事。發現我後,只是淡淡的開口,說「無邪?」
聽到這話我一整個摸不著頭緒,正想問問,誰知道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師姐和小望把我嚇了個好,結果我啥也沒問就給他們給趕進屋裡了。

總是笑瞇瞇的師姐寒著臉,卻請他「進入」,還添了茶在外頭的小石桌上。而仍是面無表情的小望則靜靜坐在一邊,三人的氣壓低的,連我這呆在屋裡都的感受到不對勁。
後來還是那人開口,說要找「吳邪。」
而這樣一說就讓我知道了,我懷疑師傅的俗姓,不正是吳嚜?那這樣我倒大概明白師傅怎麼給改名了,吳邪?這名字都不知道要不要說奇怪了。
師姐只是寒著臉搖頭,但小望卻默默從懷裡摸出個荷囊,荷囊裡裝的,不就是那塊白玉?
就看到那人某一晃,荷囊就到了他手裡,他看起來很是小心的摸了摸那玉板。至於為什麼說小心?手都緊張的在抖了還能是不小心嗎?
但他摸了摸白玉,面上仍是清清淡淡的。他們又好一陣沉默,那人卻問,我們的名字。
我還在奇怪這有什麼好問的,就聽師姐很是諷刺的笑了聲,「我們依次是莫念、莫想、莫憶、莫思和莫望。莫要去眷念、懷想、回憶、思念、期望。呵呵,懂不?那直到師父給我們取了這名字後的這麼多年,你來做什麼?!」
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師姐這麼冷酷的聲音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們五人名字裡的意義。「莫要去眷念、懷想、回憶、思念、期望。」這意思我都不敢說好,但卻好像有著什麼令人悲慟得意義。
因為那人本就白白的臉好像又在更白更悲慘了些。手也大力的握拳,拿我完美的視力,我確定上邊出現青筋。
又一會兒,像是平復好心境,他深深的一低頭後,便要離開。但一直安靜的小望,卻說出了段話,這話師姊像是知情,但卻一點兒也不願意告知那人,聽小望說起還很憤怒。
「莫望。莫是莫去想的莫,望是希望、期望的望。這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」
「小望!」
「師姐,師傅心裡,還是想讓他知道。就算去了,他還是留有奢望。」
「莫望,是,莫再去奢望。因為他等不到,一夜華髮,大悲大慟,不利於你要他重視的修行,於是他不再去眷念,眷念美好的幼年;不再去懷想,懷想山裡的歲月;不再去回憶,回憶過去的清澈單純;不再去思念,思念他心上的誰;也不再去奢望,奢望遠走的那人回頭一望。」
「但也是莫忘,莫忘記。忘記那人,對他很難,他可以將感情塵封,但不敢忘。誓言不能忘。就是最後,他也不忘,所以我知道一切,要代替師傅幫那人記住,所以,我莫敢忘。」

「小五的莫望是不想再奢望,但也是不敢忘記。」

「這就是師傅到死的,心裡話。」


後來那人沒說什麼,只是轉身又深深一揖,解下被上的長布條,露出一把同我那把同我很像的黑金長刀,將玉板掛上。又轉身離去。

一直到很久很久後,我都在沒見過這人。
直到多年後,小望帶我們到一山洞裡,我才知道,那人已經長眠在師傅的衣塚邊了。

END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子魚 | Powered by LOFTER